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乱世江湖行》

就爱看书网(92kshu.cc)

首页 >> 乱世江湖行 () >> 第二章 荒山野岭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92kshu.cc/92591/

第二章 荒山野岭(1/2)

五、

那道人呼呼喘着粗气,盯着丰子都良久,问道:“你真的不是丐帮的?”丰子都点点头道:“我不是丐帮的人。”那道人嘿的一下,继续问道:“那你师父到底是谁?师从何门何派?”丰子都一脸惘然,说道:“我没有师父啊。”那道人见他神情不似有诈,不禁惊讶,武林中讲究师承学派,断不致有人敢背师弃祖,冷哼一声,又问道:“那么是谁传授你这身内功法门的?”丰子都道:“我有内功法门吗?内功法门是什么?没有啊,没有谁传授过我内功法门。”那道人瞧丰子都神情不假,这时才知道他只是空有一身深厚内力,其他武功根基根本没有,就如同一个傻子凭空拥有一堆金银珠宝而不识这是金银珠宝一样,暗道:“他奶奶的,这小子不知因何机缘,竟然莫名其妙的拥有一身傲世神功。”又是妒忌又是愤懑,恨得咬牙兼且切齿。

丰子都见那道人脸色变异,肌肉抽搐,只道是适才摔跌得太重所致,关切问道:“道长,你没事吧,是不是很痛啊?我刚才也摔倒一跤,不过吐了一口血便就没事了。”

那道人益加是恨得牙关咬得格格直响,忖道:“江湖上近年来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殷在野,致使搅得武林腥风血雨,现在又冒出来这么一个奇怪的小子,莫非流年不利,武林中从此是多事之秋?”心中忽地一动,转念想了想,抬头笑道:“没事,我没事,小子,机缘福报不浅啊。咦,那边是谁过来啦?”

其时风雨正大,此刻居然还有人来踏足这荒山野岭,着实古怪,究竟是些什么人?丰子都不由得是好奇,回头看去,可后面又哪里有甚人?连影子都没有见到,正要转头询问那道人,突觉肋下一麻,登时人事不知。

丰子都醒来时,只听得“咔嗒”“啪嚓”物体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,周围一片黑暗,鼻中尽是阵阵腥臭,而自己手脚弯曲着无法伸展,身子上下颠簸,十分烦闷,几欲呕吐,极是难受。过得甚久,他才弄明白自己原来是被装在行驶中马车上的一只大木桶里,这下由不得是又气又急,木桶空间狭窄,头昏脑胀之下,依稀记得自己曾经和一个道人在悬崖边对掌,跟着全身发麻发软,后来又似乎是睡着了,怎么现在被人塞进在大木桶里?是谁干的?要拉去哪里?想呼唤叫喊,张开喉咙却是不能发出声音,一时惊慌恐惧,再次昏睡过去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丰子都醒了睡,睡了再醒,迷迷糊糊中,听得头顶“嚓”的一响,桶盖被人揭开,有人伸手入来把自己提了出去。外面一片明亮,正是清晨时分,鸟语花香。丰子都精神一振,定神一看,才发现自己处在一条山溪边,一辆马车停靠树林旁,车上载着几只大木桶,有的桶里盛满屎水。想到自己竟然是被装在屎桶里颠来倒去,丰子都满怀恼怒,转头要看看这个行此恶行的人是谁,却发觉自己仅能站着,根本动弹不得,不禁既是奇怪又是害怕。

身后转出一人,笑嘻嘻的道:“小子,睡了这么一天两夜的觉,舒服了吧?”正是那缁衣道人。丰子都奇道:“一天两夜?”那道人道:“是啊,你杀死的那三个人是百草门里响当当的人物,他们门人找上门来要寻你晦气。老道为人不坏,挺讲义气,看你本性还可以,就拼了老命护住你一路逃窜,这不,已经赶了一天两夜的路啦。不过,对头武功实在厉害,老道又受了点伤,没办法,只好把你塞进屎桶里,这才逃避得了百草门的追杀。怎么样,屎桶里的滋味可不太好闻吧?”说罢呵呵笑了起来。

丰子都怒道:“好不好闻,你为什么不自己钻进去试一试?”那道人哈哈大笑,说道:“老道什么都可以钻,就是不能钻屎桶,哈哈。”丰子都叹了口气,随即正色道:“道长不可误会,那百草门三个什么的人物,真的不是我杀死的。”那道人斜睨着眼,满是嘲弄之色,冷冷地道:“如果不是你干的,你身上又怎会有百草门的令牌?”说着从身上取出一块通体黑黝黝的木牌。丰子都见这木牌正是自己在那片树林里丐帮尸首旁捡拾的,想来该当是他趁自己睡着时取去,暗道:“原来这灰不溜秋的木牌竟是那百草门的令牌。”想到这人为老不尊,又冤枉自己杀人,其多半不是什么好人,心里有气,便懒得去和他辩说。

那道人见丰子都竟敢不回话,脸上闪过一丝戾气,便欲一个耳括子掌掴过去,但即冷静下来,想道:“到了如今地步,老子难道还怕你飞了不成?”取出一包衣服塞给丰子都,伸手解封了他身上被封住的穴道,恶狠狠地道:“老道闻不得你身上的味道,快去那边溪水洗干净了来。”知道这小子仅是空有一身深厚内力,只要不去和他硬碰硬,尚为不足忧虑。

丰子都穴道被封住得太久,一时之间活动不得,待有片刻,才能慢慢走去山溪那边冲洗。他这身衣服已穿着多年,破烂不堪,近日来淋雨滚屎桶,更是不成样子,便是丐帮弟子穿着,恐怕也要嫌弃。仔细冲洗完毕,丰子都把那道人给来的衣衫换上,只见这衣衫半新不旧,穿在身上偏大了些,但比原来那套毕竟好了很多,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弄来的,殷在野留下的那包碎银自然已不在旧衣服里,料是那道人也顺手取了去。丰子都想道:“你拿走我的银子,我着了你这套旧衣服,你也是不亏。”

那道人端坐在一块大石上大嚼着一只肥嫩的羊腿,看见


状态提示: 第二章 荒山野岭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