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最高赦免》

就爱看书网(92kshu.cc)

首页 >> 最高赦免 () >> 601.601:言语攻心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92kshu.cc/109642/

601.601:言语攻心(1/2)

晋江首发,请支持正版谢谢,跪求收藏坠子晋江专栏。么么哒~

在洞内干草上坐下,闻人诀脱下衣袍,从怀中拿出两块火石,在早就准备好的干草上点燃,架起小火堆。

脱下衣袍后的身上挂满各种包裹,很难让人相信,这样瘦小的身子刚才就是挂满了这么多累赘物还如此矫健。

从袋子中拿出众多瓶瓶罐罐,闻人诀用削尖的木棒插上半只齿兔,架到火上烧烤起来。

刚才洞壁内黑暗,现下点了火堆,火光熊熊燃烧,柴火偶尔发出一两声“噼啪”,跳动的火光映照着坐在火堆旁的人,那人侧身坐着,半张脸处于黑暗中,半张脸在火光中微垂着。

温暖的火光在他半张脸上画下轮廓,显得有些朦胧,但透过黑长发间的眼神却显得很是专注,这份有些过头的专注却不似对食物的,因而由着洞壁内的静默,反倒衬托起无比的死寂,就似这处没有活物的存在。

像是在完成一件万分庄严的事情,闻人诀一丝不苟的按照顺序为食物依次涂抹上各种调味料,插着食物的木棒,也在以一种非常规律的速度在火尖上转动,保证火苗能够均匀吻过食物每一寸位置,不过一会,洞内便溢出了食物香味。

即便躲在山壁内,依旧能听到外间瓢泼般的大雨和震天动地般的雷声,间接夹杂一两声猛兽和不知名异形的哀嚎。

这场大雨对这片茂林中的生物来说,未必不是一场清洗,弱者消亡,强者继续苟延残喘,而一切的厮杀和血腥在大雨后褪去,一个新的世界在旧有的轨迹下诞生繁衍生息。

把棍子上烤熟的兔肉扯下,放在嘴中咀嚼着,闻人诀的视线又再次落向山壁外。

大雨密集的像是瀑布,没有一丝间隙,天际昏暗风声暴动,他慢慢吃着兔肉,重新积蓄自己的力量,视线倒一直瞥向壁外,昏暗火光下,那双墨黑的瞳中分辨不出一丝情绪波动。

慢慢吃完半只齿兔,非常干脆的把残骸扔到洞壁内早挖好的土坑中,又用泥土掩埋上。

双手擦了擦用来包裹的香禾樟叶,他盘腿侧身坐到了洞壁处,右腿支着,左手胳膊支撑在膝盖上托着脑袋,侧歪着脸看向外间。

洞壁外偶尔有大风夹杂雨水打到他半边身子上,他却依旧静默的像根木头,半边脸在洞壁火光下微抿嘴角,半边脸在茂林黑暗下,如夜般冷寂。

到了后半夜,茂林中传出让人心惊的各种厮杀惨嚎声,总算稍弱,瓢泼大雨也有减小的迹象,坐在洞壁口的闻人诀突然一动,本伸直的另一条腿也慢慢弯曲起,倒是一直未动的脑袋向后仰了仰,眼瞳中的孤冷散去,慢慢带上丝警惕,身子一缩快速从洞壁处跑向洞壁内,抽掉木棒灭了火堆,又重新跑到洞壁口处,掩身藏好。

没让他多等,借着偶尔滑过天际的闪电光芒,他看见了一只浑身长黑色毛发的巨兽奔跑向这处,不动声色抽出匕首,躬身,他调整起自己本就微弱的呼吸。

那巨兽有些慌不择路,跑着跑着突然一头撞向了地上的红色土堆,晕头转向了半天,才又站直自己身子,“吼!”有些不快的低吼一声。

闻人诀看那巨兽的动作,轻动鼻翼,顺着钻入山壁的风,神色就是一变。

虽然看不清这到底是什么猛兽,但估计……握着匕首的手松了松,他悄悄后退了两步,不再掩藏,直接站到洞壁处,直直盯着离山壁并不远的巨兽。

刚才风中传来明显不过的血腥味,这巨兽一定在之前的厮杀中受了伤,大概又因为躲避天敌跑到了这处没有其他巨兽气味的地方,只可惜……嘴角轻勾,不知是不是在笑。

它流了血,又撞倒了巨蚁的穴口。

虽然巨蚁不喜雨水,但送上门的食物和在它们眼中可称的上挑衅的行为,足够惊动它们。

站起的时候,匕首已重新被闻人诀放起,像是预知到了什么一样,他干脆侧身倚靠在洞壁口。

双眼恢复无神,散漫落在洞外,没有让他久等,从其他红色土堆处,慢慢有他脑袋大小的巨蚁出现,起初只是一两只,天际静默会,再一次有闪电光临,借着重新到来的瞬间光亮,闻人诀清晰看到本还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已经爬满了巨蚁。

大大小小数百只红色巨蚁,让那原先还不快的巨兽连连后退,在发现身后同样布满巨蚁时,焦躁的再次嘶嚎起来,四只有力长腿不时踢踏,垂在身后的尾巴也不时扫过地面。

巨蚁群不动,像在等待总攻的号角……

后脑勺一下一下轻击洞壁,闻人诀像在默数什么。

终于,僵持了片刻后,巨兽像是不准备继续等,后腿一用力,跳起就准备开溜。

闻人诀瞳孔微缩,就见本不动的巨蚁突然开始行动,先是一只咬上了巨兽的身子,巨兽四肢着地能有他三个人站着那么高,力量虽大,但对这些小体积的生物却有些笨拙,再加上先前受了伤,动作不灵敏,不一会,缠上身体的巨蚁便越来越多。

闪电隐没,这方世界重归黑暗,闻人诀站在黑暗中,慢慢闭上了眼,不远处有ròu_tǐ撕裂声传来,一种从鼻腔中传出的哀鸣沉厚又绝望……不一会,这种声音消失,只剩下咀嚼声和变小的雨声混合一种非常轻微的爬动声。

脚步轻动,他从洞壁处站直身子,拿出罐子,在壁口处再撒上些粉末,转身回了洞壁深处,捡起地上的黑色衣袍,遮盖住自己,缩在角落处,闭目休息。

一夜风雨过,等晨

状态提示: 601.601:言语攻心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